杭州网

其他应用

万事利、张小泉上市 五芳斋招股 老字号迎新发展

2021-10-14 07:18:00

一个迅猛的浪潮正拍打着资本市场的海岸。

9月22日,伴随着清脆悠长的钟鸣,丝绸老牌子杭州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事利)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我国首个主打“丝绸文创”概念的上市企业;稍早之前,9月6日,张小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小泉)也站上了资本市场的舞台,这个创办于明朝崇祯年间、近“400岁”的老字号成为A股“刀剪第一股”。

继续拉长视线,今年1月,“85岁”的北冰洋被打包装入上市公司大豪科技;6月,始于1921年的五芳斋递交了招股书。

据悉,天津同仁堂、德州扒鸡也在积极准备登陆资本市场……

是什么力量,让这些平均年龄超过“100岁”的老字号竞相成为资本市场的“新人”呢?

“用资本的力量发展自己”

在张小泉的富阳“云敲钟”现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87岁高龄的张忠尧难掩激动之情。“过去有句老话叫‘打铁磨豆腐’,这两个行业很苦,我们排第一个。张小泉通过改制,一步步走到上市,我感到非常欣慰!”

同样倍感喜悦的还有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屠红燕,她告诉记者,早在5年前她就和丈夫李建华有过上市之约,如今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老字号积极谋求上市,动力是什么?我们试图从资本市场找寻答案。以老字号上市企业分布较多的食品饮料行业为例,近20年来,该行业消费体量呈稳健增长态势,涌现出一批大市值的上市公司,贵州茅台领衔的一众白酒老字号自然不用多说;7年时间市值从497亿元飙升至4000多亿元的海天味业,表现也堪称典范,还有片仔癀、云南白药等,发展之迅猛都让人艳羡。

“通过上市获取更好的发展平台是传统老字号企业适应现代化发展的一条重要路径。”财通证券投行业务一部董事张小宁表示,“当前国内外市场竞争激烈,新兴品牌层出不穷,老字号正在学会用资本力量来发展自己,上市后不仅可以提升品牌影响力,还能借助资本市场工具,通过更多的融资、并购、人才激励方式为企业建立竞争优势。”

“这也不失为一个解决老字号传承问题的有效途径。”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刘起贵分析,“如果家族继承人不愿意继续管理企业,如何既保证做大做强品牌,又继续掌握家族财富?这就需要引进职业经理人,而优质的职业经理人往往更愿意接手一家上市公司。”

从上市时间来看,目前A股60家老字号企业有80%以上在1992~2009年间上市,且大部分都为国企,此后10年间老字号的上市进度都较为缓慢。

“老字号企业往往有较重的历史负担,对接资本市场会面临巨大的变革,这需要足够的智慧和勇气。”浙江省老字号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丁惠敏告诉记者,由于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不少老字号品牌归属长期悬而未决,导致对接资本市场的步伐迟迟难以推进。“老字号要上市,离不开政府和相关单位专业的指导和帮助。”

为何老字号选择在当下竞速IPO?放眼我国资本市场所处的大环境,逻辑逐渐清晰。

“近年来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降低了企业上市的门槛,中小市值公司估值也在节节攀高。”刘起贵对市场数据进行了研究,“如果你观察中证500指数,你会发现近两年走了一个大牛市。此时上市,能把股权卖个好价钱,正是良机。”

“此外疫情也一定程度加速了企业对接资本市场的热情。”刘起贵补充,“疫情发生后,大家会发现行业内的上市公司往往更有能力抵御风险,因此也会吸引更多企业上市。”

而在浙江,则有别样的生态助力。“包括老字号企业在内,浙江近几年整体上市步伐有了明显的提升。”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证券处相关负责人认为,浙江省近几年的凤凰行动计划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上市,老字号企业自然也会受到整体氛围的感染。”

上市的氛围,杭州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建华甚至在敲钟前就感受到了。“印象太深刻了!9月9日当天,我手机里突然不断地收到祝贺消息,大家都知道万事利要上市了。”他兴奋地说道,“A股有近2亿的股民,一下子让全国那么多人都知道万事利,品牌触达率比任何广告都有效!”

张小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国标对上市后的发展充满信心,他告诉记者,张小泉将在号称“中国刀都”的广东省阳江市投资建设刀剪智能制造中心,主要致力于材料及产品研发、生产工艺升级改造和检测中心建设。张小泉更进一步的规划是,打算和高校及科研机构合作,不断向高精尖延伸,将中国刃具提高到世界领先水平。

“上市非老字号发展的唯一路径”

然而,上市并不等于万事大吉。

当前上市的老字号企业中,也有不少铩羽而归。2020年5月,狗不理包子因经营状况困难不得不终止在新三板的挂牌;桂发祥上市4年多来,股价一路走低,市值蒸发3/4,只剩约20亿元……

根据上市公司定期报告披露情况,目前对我省老字号贡献绝大部分收入的地区依然集中在省内或者华东地区,区域局限性较大,品牌知名度和销售覆盖区域尚未实现“走出去”的目标。

“老字号在特定地域范围内传承多年,这往往与生产原料、资源、区位息息相关,进入更大的市场难免水土不服。”浙江大学经济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李建琴分析,“比如狗不理的产品、模式等均较为单一,长此以往就会发展受限。这是许多老字号的共性问题,如果融资后盲目追求扩张,不从根本上创新进化,反而会失去市场。”

“投资人做出投资决策时核心还是看企业的发展前景。上市后持续创造价值、为投资人创造经济收益是投资的本质驱动力。”张小宁说道。

老字号承载着历史的文脉。目前商务部认定的全国1128家中华老字号企业,平均每家企业有140多年的历史。在一些老字号企业看来,不上市或许更利于守住初心,做好历史文脉的传承。

“我们不想做利润的奶牛。”朱府铜艺首席品牌官王凌飞直言不讳,“一方面,我们自身的现金流和订单都非常充裕,另一方面,我们希望能按照自己的步伐稳步前行。”据了解,近期他们正在筹建一座免费对外开放的铜艺博物馆,致力于把铜文化带进千家万户。

这家创始于1875年、家族传承的老字号企业,如今已经传到了第五代,依旧保持着稳健的发展。作为铜古建方面的领军企业,朱府铜艺为中国创立及复原了包括人民大会堂香港厅大门、杭州雷峰塔、洛阳应天门、峨眉山金顶在内的上百个铜古建及铜建筑项目。

“当然我们也不排斥支持企业长期发展的合作伙伴和资本。”王凌飞表示,“这要看我们具体发展到哪个阶段,比如目前我们拓展了文创铜艺的赛道,用两条腿走路,未来或许有更多的布局。”

同样沉住气的还有“280岁”的王一品斋笔庄。“我不认为所有企业都要做大,我们更在意如何做精做专。”第17代掌门人许剑锋告诉记者,如今他们已做到了国内毛笔行业营收第一。

“但我们处于一个细分领域,受众群体相对也比较小。在我看来,我们更重要的是传承好老字号精工细作、真材实料的品质。”许剑锋表示。

“上市非老字号发展的唯一路径。”在李建琴看来,“资本市场往往更看好那些具有充分市场空间和成长性的企业,这恰恰与老字号从娘胎带来的地域特性冲突,因此老字号更应该谨慎上市。老字号即使上市后也必须不断创新,制造产品差异,构筑护城河。”

对此张国标深感认同,他表示,“不同时代,人们的生活、工作需求有着升级改变,我们既要坚守老字号的工匠精神和特有的技艺,也要在产品、工艺、材料上不断开拓,始终保持与时代的融合。”

“归根结底,上市只是提供了更大的平台、更多的工具,是否能使用好上市平台和这些工具关键则在于管理层理念的升级。”张小宁说,“不是说上市了就‘躺平’了,老字号企业必须学会使用资本市场的工具,考虑商业模式的与时俱进,才能保持长期的竞争力。”

“老字号的春风吹过来了”

“明天穿什么鞋子?回力、飞跃、内联升。”国庆前夕,21岁的大学生小陈选了几双鞋,对着镜子比划穿搭,在他的鞋柜里,一眼望去全是国产品牌。

国潮崛起的当下,或许是老字号最好的时代。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消费品牌发展报告》指出,1995~2009年间出生的Z世代已成为新国货消费的主力军;2020年天猫旗舰店老字号成交额同比增速26%,新品成交额同比增速更是达到了66%。

“国潮崛起的核心是文化自信。”丁惠敏画了一条发展曲线,“经济的发展一定会带动文化的发展,从而凝聚成一种爱国情怀的强大能量。对老字号来说,现在正是春风吹过来的时候,一定要抓住这波流量。”

值得欣慰的是,不少老字号已经感知并且抓住了这波流量。据商务部监测,2020年虽然受到了疫情影响,但仍有75%左右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实现了盈利。今年端午节期间,这些企业销售额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21.7%。

“如今存活下来的商业形态和品牌、服务所凝结成的老字号,本就历经四时风霜,习惯于环境的变化。”丁惠敏说。

可口可乐公司有一句话叫“KissthePastHello”(鉴古知今),这也正是老字号生生不息的永恒真谛。作为百年企业,可口可乐却一直给人年轻、活力的形象,这是因为早在数年前,他们就学会了“数字迁徙”。他们通过来源于自动售货机、生产和分销渠道以及用户反馈所获得的大量数据指导自身产品决策,始终保持与时代同频共振。

而德国的一批“老字号”企业则在企业文化中凝聚拥抱变化的理念。如奥迪公司是“竞争是从来不睡觉的”。西门子公司是“过去总是开头,挑战在后头”。

“欧美的老字号是工业革命带来的成果,天生具有较强的资本属性,也更可以用西方人的营销学来理解。而中国老字号多诞生于农业文明时期,许多老字号蕴含着丰富的儒家思想,我们更善于用传统文化讲故事。”丁惠敏分析,“其实我们的老字号在经营模式上并不落后于欧洲。比如西方人引以为傲的连锁模式,如果你翻开张小泉的历史会发现,他们早在200多年前就在全国有几十个连锁店的布局。”

如何讲好中国老字号的新故事?在历史经典产业发达的浙江,不少企业已经开展了新的尝试:

许剑锋用4个字“守正出新”总结了自己多年来的传承经验,他坦言,尽管团队依旧在很多环节坚守着“古法技艺”,但其实多年前就将数字化管理系统引入王一品斋,“我们虽然是老字号,但公司员工的整体平均年龄在34岁。我们拥有年轻的营销、设计、电商团队。”

而在今年中秋,老字号纷纷互相借力、跨界合作打造文化IP。采芝斋、王星记和西泠印社,这三个加起来超过“300岁”的老字号强强联手,推出“善行天下”礼盒,提前备货的2万份几乎被抢购一空。

再比如浙江老字号集体抱团“触网”,借助浙江省数字经济和平台经济的先发优势,承庆堂、金贸火腿、方回春堂等40多个品牌率先开设天猫浙江老字号官方集合店,搭上数字化转型“快车”。

张小泉也一改昔日戴着瓜皮帽专注于手工锻打的老师傅形象,打造了一位戴着墨镜的俏皮祖师爷“泉叔”,成为呆萌搞怪的新晋网红,走进年轻人的生活。

经历了岁月洗涤的老字号,正站在下一个百年的起点。

“字号”,也是文化符号

丁惠敏

古人取名,有字有号。人之无名,传之不远,店铺、企业同理,“字号”中透着经营者的追求、志趣和理念。

从老字号的发展历史来看,“字号”已构成了商业文化必不可少的一大特色。“字号”,不但是商家的门面、品牌,也是获得社会大众认同的文化符号。

比较著名的“字号”,如全聚德、东来顺、瑞蚨祥、内联升、乐仁堂等,其寓意丰富而深远,蕴含着浓重的商业文化和传统文化的气息。

传统意义上的老字号,在发展商品经济、促进东西南北之间的贸易的同时,也在传播着“诚信”“尚德”的儒家文明。也就是说,商家在经营贸易活动当中,在繁杂多样的商业行为实践中,体现和延续了中华文化的一种力量和精神,维护和保持了中华文明的社会价值和理想价值。

文化是一种软实力,它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如果说老字号所体现的是一种中国传统的商业文明的话,那么现代的商业文明也应借鉴传统经营价值观中的优秀成分,这也是我们今天弘扬和继承老字号的意义所在。

(作者系浙江省老字号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记者 朱承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