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5个月的坚持不懈,让离家22年的女子在杭与亲人重聚

2021-04-08 08:13:41

杭州日报讯 “我喊了一声,‘刘敏’?她点头。我说,我是杭州的民警,你爸妈找了你二十年。她愣了好一会儿,开始哭得一塌糊涂。”

3月13日,晴天。隋永辉在长治当地几位民警的陪同下,一天时间里辗转好几个地方,把手机上的照片一遍遍展示给不同的人看,只为寻找一名叫刘敏的女子。

最终,一行人在一处出租屋,找到了瘦削的刘敏。当同行的民警都在安慰哭泣的刘敏,隋永辉知道,他这个“寻人总司令”这几年来最难的一次寻人之旅,终于要画上句号了。

17岁离家出走的大姐,成了家里不能开口的痛

去年10月14日,一个辗转多次的寻人求助信息发到了隋永辉的手机上。老家在吉林临江,如今来到杭州生活的大家族,希望能找回家里的大女儿。此时,“隋永辉工作室”还在筹备当中。忙于日常工作的隋永辉花了一天时间好好把对方发来的材料细看了一遍。

失踪的女子叫刘敏,她的父母共有六个孩子,四男二女,她是家里的大姐。1999年,17岁的刘敏在老家结识了一名男友,她不顾父母反对,放弃了学业和家庭,跟着男友去了山西长治生活。可她没想到,一到长治,男友便原形毕露,对方不仅有家室,而且稍有不满就对刘敏拳脚相向。刘敏本想逃回老家,可男友威胁要报复她家人,让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

刘敏的四弟告诉隋永辉,“大姐起初还会托当地的一位民警寄信给家里,讲讲在山西的日子。可到了2001年,联系就彻底断了。大姐的几封信,爸妈一直保存到现在。”

从2001年起,刘敏的去向就成了谜。刘敏的兄弟姐妹很争气,大哥在1999年考上了浙大,弟弟妹妹们也陆续到杭州生活,并在早几年把父母接到了杭州居住。只是刘敏成了父母心中永远的痛,在家里谁都不敢提大姐,就怕父亲听到大发雷霆。逢年过节,母亲总会在桌上留副碗筷给刘敏。

传统寻人没效果,民警直奔山西解谜团

如果要找一个消失20年的人,要从哪里着手?

按隋永辉传统的方法,他要来刘敏父母的DNA数据,并让西湖分局刑侦大队进行细致的人工比对,但始终没有结果。他又找来刘敏年轻时的照片,发到启东警务协作平台上,希望当地警方进行协查,但结果依旧不理想。刘敏的四弟对隋永辉的努力感触很深,“不管什么时候,隋警官都会发来疑似刘敏的照片让我们辨认。”

几个月过去了,隋永辉觉得传统方法作用不大。他也觉得奇怪,全国当时正在进行人口普查,怎么就找不到任何线索呢?

最终,他把希望放在了当年刘敏寄来的信上。他辗转找到那位寄信的民警,对方已经退休,当年刘敏租住过他的房子,和一名男子同居,还有了一个女儿。可两年后他们搬走了,也就断了联系。通过老民警的帮助,他成功联系上曾和刘敏同居的男子韩某。只是韩某的一句话,又让寻人走进了死胡同,“她在2009年突然不辞而别,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和女儿都很想找到她。”

隋永辉陷入了困惑:一个人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不辞而别,离开后还人间蒸发,这太不正常。如果要解开这个谜团,只有亲自去一趟山西才行。3月12日,隋永辉没和任何人提起就买了张机票,直飞长治。长治刚迎来晴天,可隋永辉心里却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20多年坎坷的生活,没有打垮她

2004年,刘敏的男友离开山西,去外地打工。和男友在一起的五年里,刘敏伤痕累累,连牙齿也因为男友施暴松动掉落。怕刘敏跑,男友还烧了她的身份证。

可男友离开,刘敏为什么不选择回家?她现在才给出答案:她怕男友去报复家人,同时也想证明给爸妈看,自己能在外面好好生活。

之后,她认识了韩某,并同居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可平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2014年韩某老家拆迁分房,没有名份的刘敏竟被韩某和韩某母亲赶出了家门。

坚强的刘敏并没有因此而被击垮。没有身份证,她就让相识的人帮忙租了房子。路边卖水果结识饭店老板,她抓住机会找到工作,还通过努力升了职。去年年底,正在饭店忙碌的刘敏接到电话,让她回家做人口普查。可当她赶回去的时候,做人口普查的人离开了。也正因如此,她错过了隋永辉找到自己的机会。

刚到山西时,隋永辉对一切完全不知情。他根据在杭州理好的线索,核实了刘敏女儿的出生证明,找到了曾与刘敏合影的夫妻,甚至赶去韩某的家里再次询问,只是韩某一家选择了对隋永辉撒谎。

还是一位听说“从杭州来了个警察”的村民找到隋永辉,告诉他“前几天看到她在一家东北餐馆吃饭。”也正是这句话,推翻了隋永辉此前的全部猜测。刘敏还活着,而且人就在长治。

之后,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争取做“寻人之旅的最后一站”

3月14日,刘敏和失散了二十多年的亲人在杭州重聚。那天,刘敏和父亲一直聊到了凌晨五点。刘敏的兄弟姐妹们也说,“我们虽然不能弥补你二十年的青春,但以后的一切都会用全力满足。”

而隋永辉来到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新工作室,开始新的寻人旅程。如今,他是杭州西湖公安分局警务督察大队的二级警长,更是“隋永辉工作室”的负责人。搬进了新的工作室,还多了两位能协助寻查的辅警同事,他的寻人工作也从过去的“兼职”,成了全身心投入的“全职”。

已到知天命年纪的隋永辉,也迎来了新的任务。从1月初开始,他接手了一个更大的寻人项目:寻找近三年来杭州全市公安机关梳理的285条报警寻人求助。3月初,他已经找回101人,找回率35.44%。

这几年,给隋永辉写信或是上门求助的人络绎不绝。这位山东大汉也很清楚自己作为警察的使命。“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找到每一个人。但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寻人之旅的最后一站,找到我,我一定会给出一个答案。”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李维和 通讯员 蔡尤嘉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