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同学们在上辅导班的时候 这位爸爸和女儿爬遍浙江11个地市最高峰

2021-02-21 09:44:34

都市快报讯 “一起去徒步吧?”

“好!”

在舟山,有这么一对父女。当大多数的孩子在上着各种辅导班的时候,11岁的李昱淇跟着父亲李海州已经攀爬了浙江11个地市的最高峰。

6岁那年,淇淇穿着登山服,拄着登山杖,背着登山包,第一次以登山者的身份,坚持了八个小时,攀登上浙江第一高峰、海拔1929米的黄茅尖。

5年时间,父女俩累计用时37天,攀登海拔超过15000米,徒步约160公里。

6岁攀登海拔1929米的浙江第一高峰

“我希望女儿淇淇长大后,在她的履历里可以骄傲地写着,我是几岁开始爬山的,爬了最高的山是海拔多少米,总共爬了多少座高山。”这是李海州写给女儿李昱淇的话。

李海州今年38岁,是浙江海洋大学的老师,户外运动爱好者。

早在淇淇一岁的时候,他就曾经抱着她去爬舟山的茶人谷。等她再长大一点,能走路的时候,每逢周末,就带女儿去爬海山公园、竹山公园等。他记得女儿第一次登临高峰,从上望下去,整个定海城的高楼大厦都在脚下时,流露出的兴奋。

李海州有意识地从小培养女儿攀登高峰的爱好,也给女儿定下了一个小目标,在小学毕业之前,攀登浙江11个地市的最高峰。

李昱淇第一次攀登高山是在6岁时。前一天,他给女儿购买了登山服、登山杖、登山包等全套登山装备,这是一个仪式的开端。

女儿听不懂,也记不起当时父亲说了些什么,只看到父亲表情严肃,嘴里说了好多个“第一”的山峰,爽快地答应了。

等她略微长大后,才知道她跟父母一起攀登的这座山峰有多牛。

黄茅尖,位于浙江省南部龙泉市境内,是洞宫山脉的主峰,也是浙江省第一高峰,海拔1929米。从龙泉山脚下驱车到1000米高的龙泉山服务区,一路都是盘山路,透过车窗,大峡谷深得让人心悸。

李海州记得女儿当时登山的场景,“一开始,她像一头小牛一样使劲往上蹿,常常把我们甩在后面,然后骄傲地站在前面等着我们。等我们赶上了,她又小跑着往上爬,几次下来,她就开始喘粗气,但是又像个不知疲倦的皮球,一直往前冲。”

茂密的树木把登山的路遮盖成一条林荫路,阴凉中带着寒意。李昱淇走了几十分钟后,力气就使尽了,开始跟在李海州的身后,一步一步往上攀登。

李海州跟女儿开玩笑,“我看你很累了,要不我们现在下山?”

淇淇韧劲十足,偏着头说,“我能行。”

一家三人一步一步往上攀登,过了半山腰,女儿更加气喘吁吁。为了转移疲劳,李海州跟女儿讲述沿途的各种植物,以及落叶常绿阔叶混交林、针阔叶混交林、高山矮曲林等等原始森林风貌的各种知识。女儿也是提问不断,为什么每走一百米海拔,树木的种类和外形会发生变化等等。

在攀登的过程中,女儿也在吸收着各种知识。

每一个小时左右,他们会停下来吃点东西,水果和零食。歇一会,继续往上爬。“女儿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累了,爸爸抱’的话。”

大约8个小时,他们终于冲顶,在“浙江第一高峰”的石碑下,父女俩向下望去,一个个山头在云雾间缭绕。“这一刻,女儿显然很累,但是她很激动。我想,她愿意接受挑战,在挑战中不会放弃。”

5年时间攀登海拔超过15000米

淇淇的喜爱,让李海州对女儿未来的教育和规划越来越清晰。他决定,在女儿小学毕业之前,踏遍浙江11个地市的高峰。

每次登山前,李海州负责开车和登山攻略,妻子负责后勤工作,而女儿,也有自己的任务,比如整理自己的行李,知道高山寒冷,会多带几件衣服和袜子。

2017年的跨年之夜,李海州一家是在海拔1787米的高山上度过的。而淇淇,也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峰顶观日出。

这一次的爬山,是淇淇爬山以来最艰难和快乐的一次,她在爬山途中见到了厚厚的雪景,还第一次喝到用白雪烧出来的开水。

“那次登的是临安的清凉峰。我们本来就打算去山顶露营,所以每个人都背着很重的背包。大约花了5个小时,我们成功登顶。”李海州说,登上山顶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准备工作还是略有不足,“海拔1100米的时候,我们已经见到了雪景,到了山顶后,雪很厚很厚,但是天气更冷。我们裹得跟粽子一样,可还是瑟瑟发抖。”

天寒地冻,更需要一杯热水。李海州用专业的户外灶点火烧水,山顶没有水源,他用积雪融化后烧开,可是水马上又变冷了。

他们最后吃了6分熟的泡面和温水,躲进了帐篷里,三个人,蜷缩成一团。“妻子说,感觉太难受了。”

第二天清晨5点,天微微亮。一夜只眯了一会眼的一家人爬起来迎接2018年第一缕曙光,看着一轮红日从仿佛触手可及的云层中浮现出来。

“女儿欢快地蹦跳着。她说看到了最美丽的日出。”

丽水的黄茅尖、杭州的清凉峰、台州的括苍山、绍兴的东白山、宁波的四明山、舟山的安期峰、温州泰顺的乌岩岭、金华的牛头山、湖州的龙王山……一座座高山,就这样被淇淇小小的身影踩在了脚下。

5年时间,他们累计用时37天,攀登海拔超过15000米,徒步约160公里。

我对女儿是传统文化教育

爬山是为了什么?

李海州的回答是,这是我们全家的一个集体活动,可以把它当成旅游、运动都可以。想在爬山中,锻炼孩子的意志力,懂得困难前坚持一下,坚持下来就是胜利。

他对女儿的教育,就是从一次一次的户外运动,让她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见识各地的风土人情和美食。

“我很排斥单纯以学习为中心的教育方式,比如说淇淇,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上过文化课类的补习班,但是她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级前五。”李海州说, 6岁开始的攀登高峰,其实就是一种独立培养的教育方式。

当然,淇淇也有自己感兴趣的兴趣班要上,这纯粹就是她的兴趣选择。

李海州说,对淇淇的学习,他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让她死啃书本,把课本知识学习好,老师布置的题能熟练解答;第二个层次是要主动自学,多读报纸,这是知识的一个来源;第三个层次是课外阅读和户外运动,把行与读,结合在一起。她的课外阅读量也非常大。”

每到寒暑假的时候,淇淇都会自觉去爸爸工作的浙江海洋大学的图书馆,跟着准备考研的大学生们一起阅读、学习。

在家里,节假日的时候,李海州一定会自己下厨,四菜一汤,简单而温馨。而一旁的淇淇一定不会在父母动筷之前先动筷,而是会在一边准备碗筷调羹醋碟。而妻子,则是负责洗碗。

“这些其实都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传统文化教育。比如说上桌吃饭,我是一家之主,孩子们必须等我先动筷,才能吃饭。这其实也是尊重长辈的一种表现。”

“就像我们去爬山一样,我在前,淇淇在中间,妻子在后面,每个人,在一个团队里都有自己的分工。孩子的成长教育,其实需要一个载体让他们锻炼,包括从小养成的团队协作精神。”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夏裕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