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英语教学主播线上卖课 奇葩记忆法能学好英语吗?

2021-01-14 06:52:46

都市快报讯 “打印这么大的字,会浪费纸,老板这么爱保护环境,印完会骂他。所以,环境的英文是什么?印完骂他(environment)。”

“每天学5句:I’m sorry(爱母 扫瑞);I’m back(爱母 拜客);I’m tired(爱母 胎儿的);I’m ready(爱母 瑞迪);I’m full(爱母 弗哦)。你学会了吗?”

……

“大开眼界!”平日里不常上短视频平台的杭州姑娘凌子,前两天搜关键词“英语”,刷了几个系统推荐的短视频后,蹦出了这四个字。

她在最近开播的网综《奇葩说》第七季中认识了“东北英语姐”,并受到启发:是不是可以刷刷短视频,在娱乐中“抢救”一下英语技能?毕业五六年,本就不太好的口语好像也废得差不多了。

然而,短视频平台上时不时冒出来的各种中文谐音记单词、“散装英语”,伴随着或搞笑或另类的讲课风格,让她困惑了:这也能学好英语?

如果平日里不去关注,我们可能都没发现,不经意间,英语老师们早已攻占短视频的高地。知识+短视频,拓展了知识的边界,降低学习的门槛和难度,然而当两者的界限变得模糊,也可能为一些并不够格的“老师”、培训机构开启了掘金的方便之门。

“四包油”“应拉直”“摊铺肉”……


短视频平台上中文谐音记忆英文单词的截图


“东北英语姐”,在新近开播的《奇葩说》第七季中,以一口极其纯正流利的英语,吸了不少粉。凌子就是其中之一:“节目里,她说自己在短视频平台上有号,我就想着上去看看。刷刷短视频,‘挽救’一下长时间不用的英语单词和口语技能。”

“但没想到,平台上有那么多中文谐音记英语单词和句子的,放在念书时,英语老师还不得气死。”凌子有点啼笑皆非,“如果孩子们刷到这些视频,是不是会被误导?我记得,英语里一些发音,中文里是没有的。”

在凌子的建议下,我决定上几个短视频平台看看。在某短视频App上进行相关搜索,形形色色的主播被推到眼前。排在第一位的,是一个拥有478万粉丝的账号“××英语”。

奶奶:“宝贝孙子,奶奶知道你喜欢面里多放油。”

爸爸:“妈,一包方便面,你给孩子放四包油,太溺爱他了。”

奶奶怎么溺爱孙子了?放四包油,所以,溺爱的英文就是:四包油(spoil)。

这个“四包油”的动画短视频,上传于去年10月,目前播放量为633.2万,收获27.4万赞、3951条评论。有网友表示:“妈耶,这样学得好快”“当年我的英语老师要是这样教我,我现在英语都八级了”,也有网友提出异议:“根本学不到知识,懒人取巧罢了,回头马上忘” “心情复杂,我学了十几年的英语感觉被‘侮辱’了”,还有家长发问:“线下某些培训机构好像也会用中文谐音,我们念书那会儿都是先学音标再记单词。这种记忆法的单词发音能准吗?会不会教坏孩子?”

类似的动画短视频,该账号已上传超1000个,像是enlarge(扩大),谐音成“应拉直”,temporary(短暂的),谐音成“摊铺肉”,punish(处罚),谐音成“趴泥石”等。

另一种更省时省力的呈现方式,在这些短视频平台上出现得更多:一个老师、一块黑板(或者一张A4纸),上面写着一排英文单词和它们的中文谐音备注。

卖课

这样能不能学好英语,我不知道(大概率是不能的),但这些短视频背后的主播、培训机构的主要目的很明确:为自己的付费英语课程引流。

他们的主页公告栏、作品展示区大多有付费课程的提醒;在日常的直播免费教学过程中,卖课也会占据大量时间。这些课程,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几千元不等,针对人群则从小学到零基础的成年人都有。

为了和其他类型的短视频争夺流量,英语教学主播们使出了浑身解数:脱口秀、情景剧、精分表演……而那些中文谐音记单词的短视频,在这种时候也更像是博眼球的一种方式。

我随机加入了平台上两三个英语教学主播建的学习群。在其中一个群里,老师主动告知,加××微信可领取电子版免费学习资料。

添加微信后(添加时看微信名已能知道对方是某知名培训机构的老师),跟免费资料同时来的,还有一条商品链接。“有没有兴趣体验一下?3节直播课,体验价只要3元,一个月无限次回放,附赠××学霸笔记电子版。”对方询问。

才3元?我想都没想就下了单,手机立马收到一条短信,内容是观看直播的方法、用户名和密码,需要下载该培训机构的App。同时,短信要求我主动添加一位老师的微信,他负责学习辅导。

在这位老师提出“学生还是家长”“哪门课程比较薄弱”“想提升什么能力”等问题后,我直接丢过去一个问题:“所以,这里其实还是卖课程的,对吧?”

对方先是发来“哈哈”两个字,紧接着表示:“可以这么理解。但是直接让咱们花钱报名您心里也没谱,所以就先报个体验课试一试。秋季班单科900元,两科1400元。”

此外,网上也有人在买课前,对这些英语教学主播的教学资质产生怀疑。××大学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英语八级、国家认证翻译、新托福考试阅读满分……平台上的主播们往往贴着各种标签,“但对我们来说,其实很难辨别。”有网友坦言。

各大平台发力的重点领域

事实上,不光是英语,其他学科以及知识类内容,也在拥抱短视频后,改变了传播的方式和模样。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执行院长胡百精教授此前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短视频平台的兴起,推动知识的生产环节从精英拓展至大众,在让知识更具人格化、场景化的同时,也让知识的普惠、知识的提升、知识的分享和共创成为可能。

也有人认为,学习就该是学习的样子,沉下心、踏踏实实,“每天学会5句英语”“7天背一本英语单词”等,这样的短视频容易让人产生急躁、速成的心理,还有可能引人入歧途。

不管你会不会在短视频平台上学习,知识教育类内容其实早从2019年开始,已成为各大平台发力的重点领域。

去年10月,抖音发布《2020抖音创作者生态报告》。数据显示,相较2019年,抖音平台上,文化教育类万粉作者增长率达191%,在前十大领域精品化内容关注度及播放量排名第四。

而据快手最新发布的数据,2020年1月-11月,快手教育短视频播放量增长202.5%,教育内容人均播放时长增长47.3%,完播率增长59.5%。

去年2月,B站数据显示,2019年,泛知识学习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

在这些数据支撑下,B站开启知识付费体系。抖音、快手、知乎等也都已发布相应的创作者扶持计划,开启平台的知识付费体系建设。就在1月12日,抖音发布“萌知计划”,为面向青少年生产知识内容的创作者提供百亿流量的扶持。

知识内容创作者的春天已经在路上,但千万别让知识+短视频成为一些逐利者收割“韭菜”的生意,用错误的方法误导爱学习、想学习的人。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童蔚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