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起底美国陷阱(一)丨长臂设伏,套路和起源

2020-09-16 20:35:00

央视新闻客户端

如果要选出美国与全球各国互动的高频词,“制裁”必定位列其中。

对不少读者来说,这个词已经屡见不鲜。

最近一段时间,制裁华为、制裁TikTok、制裁德俄天然气管道……美国在世界挥舞制裁大棒,连盟友也没放过。

谭主在美国财政部官网上查阅了一下:

到目前为止,美国共有34个针对全球多国的制裁项目在进行中,制裁对象的名单更是长达1426页。

这与许多人曾经想象的,那个拥有“最自由资本市场”的商业帝国,似乎有些不同。

美国为什么捆绑了那么多企业或个体?宣扬自由的美国游戏规则,究竟在为谁服务?

来看几个曾被美国“选中”的外国企业:

德国西门子公司,电机产品曾领跑全球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曾是全球电力、能源、交通领域巨头

英国宇航系统公司,曾是欧洲最大国防承包商

以色列梯瓦制药公司,曾是全球最大仿制药制造商

这些企业,都被美国收取了大量罚金,叫停了不少全球业务,甚至多位高管被拘捕。

很明显,它们有两个共性:

第一,它们曾经在各自的领域上举足轻重。

第二,它们所在的领域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业领域,比如电子、能源、医药、国防等。

这些企业的实力日渐强大,逐渐成为行业巨头和国民经济的支柱,这对于对他们各自所属的国家来说是个好事,但在美国眼里,却是个危险的信号。

于是,美国开始设下陷阱,一场场“围猎”铺开了,法国企业阿尔斯通正是其中的典型。

最近一段时间,作为《美国陷阱》一书的主角,这家已有90多年历史的企业再次进入了大家的视野。

许多人在一张媒体发布的照片中注意到,华为总裁任正非的桌子上,也摆着这本书。

在阿尔斯通如日中天的时候,业界流传着一个“传说”:世界上每四个灯泡中就有一个灯泡的电力来自阿尔斯通。

确实,过去的十余年里,阿尔斯通在不断拓宽海外市场,甚至凭借多项世界第一的技术,在埃及、沙特、印尼抢走了另一个全球巨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高达40亿美元的订单。

阿尔斯通对于法国的战略地位更是不容小觑。

二战结束后,法国开始强调经济和工业主权独立,几代工程师投入了大量心血,让法国逐渐拥有全世界一流的电机制造技术和完整的能源产业链。

阿尔斯通正是其中的代表。它在核电领域拥有独家涡轮机,被法国政府视为战略机密。

巅峰时期,全世界热电厂80%的电能都由法国的涡轮机产生。

但很快,处于巅峰的阿尔斯通,被美国盯上了。

2013年4月的一个夜晚,阿尔斯通高管皮耶鲁齐如常前往纽约出差。

这是他在阿尔斯通工作的第20个年头,在这里,他一步步从工业设备销售员做到了国际销售副总裁。

然而这一次,飞机落地,迎接他的却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与手铐。一个身穿制服的人突然上前,把他的一条胳膊扭到背后:“你被捕了。”

美国联邦调查局出手,在机场突然袭击,逮捕一位外国公司的高管,这一幕场景是否有些眼熟?

美国以这样的手段逮捕一位外国公民,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间秘密房间里,负责起诉皮耶鲁齐的检察官告诉他,美国情报部门发现阿尔斯通的工作人员通过“行贿”,拿下印尼一个工程的合同,皮耶鲁齐也参与其中,违反了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

因此,美国检方计划以涉嫌串谋洗钱等10项罪名起诉他,如果罪名成立,皮耶鲁齐将面临125年的监禁。

125,这是个让人震惊的数字。

外国公司、外国高管、非美国公民、没在美国犯过事,美国凭什么随便抓?

这就要回到检察官提到的《反海外腐败法》了。

这是一部美国的国内法,颁布的初衷很美好,用来禁止美国企业为了其商业利益,贿赂外国公职人员。

然而,这部所谓的《反海外腐败法》里,贿赂与正常商业往来之间的界线模糊,让美国企业们感受到了拓展海外市场的不便。

而他们想到的解决办法是:

让它的法律效力不仅限于美国国内,把外国竞争对手也拖下水。这样既能缓解自己的压力,还有可能利用界线的模糊性,让法案成为打压对手的利器。

于是,1998年,一项修订被发起,修订后的法律对非美国企业在海外的腐败行为也具有管辖权。而依据,也是美国自己的司法规定,就是所谓的“最低限度联系理论”:

“不论你在世界哪个角落,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任何一家外国企业使用美元进行计价、交易 ,或者通过设在美国的服务器收发过邮件,哪怕只是用了美国的通讯软件、手机或电脑,你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了美国法律的管辖范围。美国政府可以随时调查、逮捕、甚至起诉你 。”

这个逻辑听起来很牵强,但美国屡试不爽。这是美国行使“长臂管辖权”的重要一步。

在过去的《反海外腐败法》案件中,美国司法部胜诉率达到了98%,不少外企巨头都被他敲过一笔。

这几乎成为了美国的“现金奶牛”,因为这项法案,美国所获得的罚款总额从2004年的1000万美元飙升到2019年的195亿美元。

缴纳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29家企业中,15家是欧洲企业,而美国企业只有6家。

但美国在乎的真的是这点钱吗?拿着这么一个逻辑牵强的法律,美国凭什么能薅全世界的羊毛?

回到阿尔斯通。

当时,检察官把两个选项摆在了皮耶鲁齐面前:

如果不认罪,那就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刑期很长,审判过程也要数年。

要么,帮美国司法部搜集线索,检举阿尔斯通更高领导层,他们可以确保皮耶鲁齐无虞。

皮耶鲁齐拒绝了第二个选项,而代价是,他被投入了怀亚特看守所,并且不得保释。

就在皮耶鲁齐拒绝之后,美国司法部再度火速逮捕了另一位阿尔斯通高管,这次,是职位仅次于阿尔斯通CEO的高级副总裁。

只要离开法国,在走下飞机的一瞬间就有被逮捕的危险,这样的焦虑和恐慌在阿尔斯通蔓延开来。

眼看美国司法部逮捕的公司人员级别越来越高,目标似乎也越来越明确,阿尔斯通CEO克朗坐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故事的另一个关键主角,通用电气,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了。

在皮耶鲁齐被囚禁的第10个月,美国企业通用电气CEO 伊梅尔特和阿尔斯通CEO克朗和见了一面。

通用首先提出了诱人的条件:帮克朗本人免除司法部起诉,并替阿尔斯通支付天价罚单。

谭主在前面提到过,阿尔斯通是通用电气的主要竞争对手,两家公司曾经还因为争抢订单打得不可开交。

这个时候出现的通用,真的是想帮一把对手吗?

很快,美国通用就露出了真面目,作为回报,克朗需要把阿尔斯通核心的能源部门卖给通用电气。

到这里,又出现了熟悉的一幕场景——变相逼迫外企出售核心业务。

谭主记得通用电气CEO伊梅尔特曾经在公开场合说过的一句话,或许最能代表通用的心声:

“对通用电气来说,未来只属于胜者,而为了赢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竞争对手,我们可以不择手段。”

说不择手段,一点儿也不夸张。

自从伊梅尔特上任后,几乎所有通用的竞争对手都被美国以《反海外腐败法》起诉并罚以巨款。

在短短10年间,伊梅尔特以同样手法成功收购了4家公司,而阿尔斯通是他“猎物”名单上的第5个。

通用电气是继美国执法和司法部门之后登场的另外一个主角,至此,针对法国企业阿尔斯通的陷阱已经布好。

法国企业阿尔斯通的最终命运究竟怎样?

迷雾重重,起底美国陷阱,下期继续。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