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浙江省援鄂医疗队“完整”回家 四名“逆行者”讲述前线的故事

2020-03-26 22:13:39

3月26日下午,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浙江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第三十九场新闻发布会。省卫生健康委负责人介绍有关情况,并和浙江援鄂医疗队、援荆门医疗队有关人员一起回答记者提问。

问:在一线,援鄂医疗队遇到的困难是什么?

浙江省援鄂第一批医疗队医疗总组长、浙医一院感染病科主任医师喻成波:

从大年初一到3月22日回杭州,在武汉前线奋战了58天,共收治病人近300人,治愈出院252人。

浙江省援鄂第一批医疗队是紧急组建的,医生来自各大医院的感染、呼吸与危重症、ICU等相关科室。医疗队组建了科室病区的架构,整建制接管武汉市四院的几个病区。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来到武汉,没有现成的经验,需要自己去创造经验以供后来的医疗队来吸取教训。”喻成波坦言,到达武汉后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未知和恐惧。

最开始面对大量排队住院的病人,危重症病人也较多,当时死亡人数也不少,队里有部分年轻的医护人员并没有这样的经历,难免有恐惧心理。隔离病房的病人同样有恐惧的心理,除了日常诊疗疾病外,做好心理安慰一样不可或缺,有时医疗队还要照顾病人的生活。

当我们离开武汉时,医务人员,病人的家属,以及公安干警,还有自发来的群众,手持国旗,站到几里路为我们送行,久久不肯离开。这一幕幕的感人的场面,我们终身难忘。

问:据我们了解此次支援武汉,浙江医疗队没有队员感染,请问一下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浙江省援鄂第二批医疗队领队、浙江医院副院长宋柏杉:

打胜仗零感染,是我们这一阶段经历的目标,是我们在严格执行国家印发的一系列诊疗方案的同时,也是边工作边总结的结果。

在院感控制方面,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是做好阻断的屏障,做好工作场所和住地的管控。在队员管理方面,我们严格设计院内感染控制专岗,关注防护品的质量关,做好管理办法、制定具体的流程等等。

规定队员外出上班时的外衣裤和鞋子不得带入驻地房间,在武汉的工作我们也很简单,就是从住地到医院两点一线,未经允许禁止外出,禁止队员在驻地串门聚集,一日三餐均用餐盒,单独用餐。

同时,也积极创造条件,在驻地酒店的一楼侧门设计污染区和缓冲区、清洁区、污染区。

在天佑医院的感控方面,我们的感控专职人员也积极介入,从门急诊到隔离病区,从医务人员上下班,标本的运送,患者外出检查转运等等环节,都进行了评估。

我们还树立了日常的清洁消毒的流程,包括诊疗器械。

还有,出院患者的清洁消毒流程,包括医疗废弃物,流程都严格把关,对医院的工作区域,我们也实行了5s管理,全程跟进医院的医用,医用废物,污水等重点环节,切实抓好了安全关。

问:浙江驰援荆门医疗队救助情况如何?

浙江省援荆医疗队驻荆门一院13楼ICU主任、浙大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周建仓:

根据国家救治新冠肺炎“一省包一市”的统一部署,浙江省共派出两支医疗队加一支疾控队伍共170人支援荆门。第一批邵逸夫医疗队2月12日到达后,根据要求改建成一个重症新冠病毒感染ICU病房,第二批台州医疗队19日达到以后建立第二个ICU,总共45张床位。

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共收治重症、危重症新冠病毒感染患者57例,其中危重症36例。当地重症危重症患者例数由2月12日的111例,降低到3月25日2例,现在,荆门重症患者的病亡率上升趋势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从湖北省第一位下降到了第5位,已累计23天无新增死亡病例。

针对病亡率高且攀升速度快、医疗救治分散、重症患者救治能力不足等问题,浙江省医疗队一方面集中优势救治重症患者,另一方面借助疾控队伍的优势,建立新冠肺炎重症病例风险预警指标,同时通过建立协同作战机制、制定多项管理制度及流程,与当地医护人员“一家人、一盘棋、一条心”,使治疗达到标准化和同质化水平。此外,严把院感控制规范,确保医护人员零感染。

目前荆门情况越来越好了,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问:荆门的疫情防控形势已逐渐向好,请问浙江援荆门医疗队现在主要是做哪些工作?除了救治工作外,还有为当地医院提供其他帮助吗?

浙江省援荆医疗队驻荆门一院13楼ICU主任、浙大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周建仓:

目前,浙江医疗队在荆门的重症救治工作已经完成,邵逸夫医疗队和台州医疗队两支医疗队伍主管的ICU都已经关舱了,目前我们在做一些收尾工作,疾控队伍在开展复工复产指导、重点场所的消杀、发热门诊及密切接触者监测、流行病学调查、核酸检测,以及当地疾控能力培训等。

除了参与救治工作外,这段时间,我们还从重症患者救治、ICU护理、呼吸治疗等方面对当地医院进行培训,给当地留下了一支“带不走的浙江队”。

浙江重症护理支援队承担的主要任务是什么?与平时工作有什么不同吗?你的感受如何?

浙江重症护理支援队队员 90后护士虞丹旎:

重症护理支援队是一支特殊的队伍。总共31人,30名是护士,来自全省县区级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或有重症监护室工作经验的,还有1人是省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浙江重症护理支援队1月28日早上到达武汉,进驻武汉市肺科医院重症监护室,连续工作了55天,累计管理床位20张,护理患者70人,其中危重症患者65人。

浙江重症护理支援队刚到武汉时每天连续6个小时、不吃不喝在病房工作,休息时间也不确定。和普通病房不同,ICU的环境密闭,温度维持在22-23℃,身穿厚厚的防护服高强度工作6个小时,我经常觉得身上的汗在防护服里滚动。除了患者治疗,浙江重症护理支援队队员还负责每3个小时的口腔护理,以及照顾患者生活、处理医疗垃圾等。

浙江重症护理支援队的护理对象基本是危重症患者,大都没有任何反应,需要人工肺(ECMO)等提供高级生命支持。所以日常工作有些压抑。当患者能听到队员们说话并有反馈时,我常常会哭。虽然泪水会弄花护目镜,但眼泪总是情不自禁地流出来。

队里有4名90后。之前大家都觉得90后还是孩子,直到经历过这次疫情,我们才发现,我们可以挑起这个担子,撑起一片天了!我们学到了很多危重症患者急救护理的工作经验,我们变得更加坚强了,这次经历是一辈子的财富。


来源:杭州网  作者:记者 钟一菲 沈雁容 陈培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