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想吃饺子 关门!想吃黄焖鸡米饭 也关门!杭州街边小店老板 今年都回家特别早?

2020-01-15 13:27:51

都市快报讯 天气越来越冷,一个人宅在房间里,突然想起有段时间没吃饺子了,小区附近有家东北菜馆,饺子皮筋道馅料足,老板黑龙江人,个头高大,嗓音厚重,一口纯正东北话,看到客人笑呵呵的,“整点啥?菜品都贴墙上。”不点单也不打紧,唠唠嗑也很开心。

来到店门口,想不到关门了,玻璃上贴了张通知,“恭贺新老客户新年快乐,春节放假。”

东北饭馆老板早早回家了

带着些许遗憾,想到附近有家黄焖鸡米饭,我跟叶老板前几天还聊过,听说我在报社工作,他让我多报道报道民生,“猪肉贵了,鸡肉也跟着涨了……”他说今年生意不太好做,他家主打的黄焖鸡、黄焖排骨、大骨饭,猪肉鸡肉是主要原材料。

结果去一看,黄焖鸡米饭也大门紧锁,叶老板回家过年去了。

数了数日子,离过年还有两星期呢,今年回家这么早吗?

包子店每天蒸的包子也越来越少

昨天在单位,一位同事说,他也感觉,今年身边的小店,关得好像比往年早,他常去的那家修脚店,1月9日就关门了。

黄焖鸡叶老板

今年抱了二孩 实在忙不过来

叶老板回了台州,我打通他的手机,问为什么这么早回去。

叶老板说,几个月前刚刚有了二孩,大儿子在杭州上二年级,考完了试,他一个人又要顾大又要顾小,实在忙不过来,就关店回家了。

就我平日观察,叶老板的黄焖鸡米饭店生意不错,客人蛮多,大多是附近工地干活的工人,我同一些客人聊过,都说这家店分量足、油水够,吃得饱,价格也实惠。

叶老板回顾过去的一年,感慨“做餐饮不容易”。他原本靠的就是价廉物美,靠实惠吸引回头客,积累口碑,原材料涨价,叶老板一直扛着,但短时间扛得住,时间久了也有些吃不消。看到别家黄焖鸡涨价了,也有人建议他稍微涨一块钱,或者减一两块肉。“这事我不能干呀,涨一块钱,许多老客要抱怨,其他地方涨价,客人本身就不舒服,他来我这儿吃饭,会集中把这种情绪抛出来的。”叶老板纠结得很,“少放一点肉,更是不能做的,砸招牌的事。”

去年叶老板的黄焖鸡一份还是涨了一块钱,分量没减。

水果店老板娘:

守店守到年前

我住的小区附近有家水果店,这几天货架上的水果明显比以往少了,以前零散摆的水果,现在包膜装盒的多,店门口贴着“年货促销”,老板娘三十出头,人很爽朗,做生意很有一套,有时我下班晚,到她家买水果,看她会给客人附赠一小盒切配好的水果,有哈密瓜、西瓜、芒果等。

水果店正在搞促销

老板娘笑呵呵的,“水果是时鲜,损耗很大的,当天卖不完的,不如切配好送客人,客人也开心。”逢年过节店里都会搞促销活动,打折或者买就送。

这些天车厘子、草莓卖得最好,都是当下应季的水果。车厘子刚上市,一斤卖到七八十元,现在做活动,四五十元一斤。“其实是薄利多销啦,维持运营,店铺租在这里,不能长时间关门,过年了,大家都要放假,果农水果商也在降价处理,我们就当回馈客户了,礼盒装打包好优惠价卖给客人。”老板娘笑着说,做生意不容易,今年会坚持到年前一两天,回家过年。

儿子在良渚买房成家生子

炒货店老板连续三年不回老家过年

天水巷有家炒货店,老板和老板娘都在店里,老板娘坐在店里戴着耳机,盯着桌上的手机追剧。

炒货店越到过年越忙

老板是个爽快人,“我姓沙,沙孟海的沙,西湖边苏堤两个字就是老先生写的,文化人,是我们沙姓的骄傲。”

沙老板57岁,一儿一女,女儿在北京四环内买房成家。他说20多年前在北京做生意,卖过蔬菜、卖过调味品,生意做得蛮大,当时两个孩子都小,一个5岁一个7岁,在老家的母亲去世,没人帮着带孩子,当时小孩子异地读书也很麻烦的,不得已为了孩子离开了北京,不然早在北京买房了,房子放到现在……

去年前年,老沙和老婆都没再回安徽老家过年了。他自己父母去世早,两年前回去,主要看看岳母——也是最后一个还在世的至亲长辈,他和老婆要回家给老人拜年,前年,老人也走了,他和老婆在老家就再也没什么牵挂。现在很多家族的亲戚也都在杭州,都在做干货生意,光芒甘栗就是他们亲戚家开的。“我们那一块都做干货生意,亲戚带亲戚。”

算上今年,老沙夫妻俩连续三年都在杭州过春节。

那个地理距离并不算遥远的安徽老家,今后他们还会再回去吗?

最忙的是理发店

一直干到年三十

我发现,最忙的店还不是炒货店,是理发店,无论我住的小区周边,还是工作单位附近的天水巷,理个发都要排队,前面最少等着四五个人。

过年前理发店最忙了

张师傅开了家夫妻店,加上他侄女,店里有理发师3人,这些天每天从早上9点忙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

“年前理发的特别多,年年都是这样。”张师傅说,上年纪的人理起来比较简单,特别是大伯,只要理短、修面,中年女性偏爱烫个卷发,小年轻会弄个造型染个颜色。

张师傅是丽水人,即使生意很好,他还是决定这个月18日(腊月廿四)小年之前回家,自己开车回去。

“钱是赚不完的,我们自己开店,一年也没几天好休息,过年给自己放个长假,回老家收拾一下,陪陪老人和孩子,我的小孩子由爸妈带着在老家读书。”

张师傅店的隔壁,还有一家理发店,是一群小伙子,这几天生意也是爆满,客人一进店就有人说“理发要等,不着急就坐会儿”。他们是给老板打工的,每月底薪加提成,年前生意好,老板自然不会放过,要忙到年三十才放假休息。

文印店老板娘总算抢到火车票

读初三的儿子还要上辅导班

据说杭州绝大部分打印店,是湖南娄底人开的。

老板娘曾女士在天水巷开文印店开了10多年。半个月前,她在电脑上开始抢火车票,开车回家太远太累,还是高铁方便,通过努力,总算抢到这个周末回家的高铁票。她老公和儿子还要晚一点,儿子在杭州读初三,期末考完了,还要上课外辅导班。

老板娘说,老早就盼着过年了,开文印店10多年,在店里坐了10多年,早就厌烦了。每天从早到晚,都是坐在店里,有时候坐半天都没一个人进来,可你出去方便一下吧,就来人了,坐店就是把人圈在了店里,浑身不得劲,很久前就不想干了,可自己又没什么学历,除了这个,还能干什么呢?

昨天下午,我在文印店里坐了十来分钟,进来打印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打印年会节目曲谱,一个是给游泳馆那家新白鹿打印表彰优秀员工的荣誉证书。

文印店老板娘给顾客复印年会节目曲谱

老板娘说,打印店生意也有淡季旺季,元旦前春节后,这两个节点生意挺多,一个是公司单位要搞年会,写总结多,海报多,印的横幅多;一个是过了年,各种计划方案规划书比较多。春节这段时间,好多写字楼都放了假,生意差不少,和暑假并称一年中的两个淡季。

老板娘坐店就坐店,不追剧也不打游戏,确实有些枯燥。她说现在最关心初三儿子的学习成绩,“快报我家一直都订,儿子特别爱看,晚上七八点到家,捧着报纸要看一两个小时,然后才写作业。我说这样不行,搞得太晚影响休息,和他说了几次不听,只好今年暂停订报一年,他还跟我闹脾气……”

老板娘又说,其实回去过年,也没什么休息的,就是各种赶场子,光要出席的婚礼就从年前排到年后,还有这家乔迁之喜,那家老人过寿,都挨个排着。

这么多喜事排在过年,其实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就拿老人过寿来说,我们那边老人平时不做寿,孩子都在外地,聚不起来,不热闹,就都集中到了过年的时候,热闹是只有这时候才热闹。”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刘抗 文/摄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