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高管全部离场公司仅剩十余人 A股昔日大牛还能挺得住吗?

2019-12-03 19:30:14

都市快报讯

暴风集团的一纸公告,再一次将该公司的窘境暴露在灯光下。

昨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人员持续大量流失,除冯鑫先生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由于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今日上午,暴风集团股价大幅低开,年内跌幅已经超过60%,股价最低仅剩每股3.12元。很难想象这曾经是一只40天创下36个涨停板记录,股价突破300元,总市值超过超过400亿元的“超级大牛股”。

眼下,一个投资者比较关心的话题是,出了这么多麻烦的暴风集团是否会被强制退市?

曾经的A股“第一妖股”发生了什么?

对于中国资本市场而言,2015年是一个比较传奇的年份。无数投资者在这一年里经历了股市的大起大落,憧憬过10000点,也因为连续的“股灾”遭遇资本重创。而在这一年,暴风集团(也就是原来的暴风科技)回归A股。

由于题材的稀缺性,暴风科技上市即遭遇爆炒,40天拿下36个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逾42倍至307.56元,一举超过兰石重装(此前创下连续24个涨停板记录),成为当年的A股“第一妖股”。冯鑫当时称,暴风科技内部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

而冯鑫本人也成了当年整个资本市场最为励志的企业家。要知道出生于山西阳泉的他曾经还是一个“北漂”,在北京落魄不得志;上了合肥工业大学,大二时还差点被劝退;大学毕业后,做过BP机维修、做煤炭运输、当历史老师、开馒头厂、卖喔喔奶糖,拿着简历在国展找工作……

而冯鑫的转折点发生在金山软件,他成了雷军的部下。2004年已是金山事业部副总经理的冯鑫,带着求爷爷、告奶奶凑来的50万准备自己创业,这才有了后来的暴风科技。2015年3月24日,冯鑫在暴风科技上市当天说的话让不少人为之动容:“今天,我不是一个人来到这的,截至昨天,每天使用暴风的活跃用户是5000万,每个月活跃用户有2亿,我是带着5000万中国网民来到今天,带着2亿中国网民来到A股的”。

不过成也冯鑫,败也冯鑫。2019年7月28日晚,暴风集团的一则公告让公司的追随者们陷入错愕。暴风集团公告称,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随后,公司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上海检察”发布的消息获悉,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有人说,暴风集团陷入困境是因为冯鑫的野心太大了,扩张的步子迈得太快,导致公司现金流跟不上;也有人说,是因为版权收购耗尽了公司家底,后续的诉讼地震在不断发酵。2016年3月,暴风集团参与投资设立浸鑫投资。公司于当年5月23日完成了对世界知名体育版权公司MP & Silva Holding S.A. 65%股权的收购。然而,此后发生的事情表明,这次版权收购实际上为公司埋下了隐患。据媒体报道,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并于2018年10月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

今年5月8日,公司披露《关于诉讼事项的公告》称,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以公司和冯鑫未能履行上述《关于收购MP & 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的约定为由,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公司及冯鑫承担损失赔偿责任,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人民币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等。

高管集体辞职 仅剩10余名员工

暴风集团从巅峰到谷底只用了三年,冯鑫被批捕后,公司的麻烦还在持续升级。昨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人员持续大量流失,除冯鑫先生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由于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部分无奈的投资者调侃称:“公司员工只剩下10余人,那这则公告谁发的?”

统计显示,公司2016年在职员工为1345人,2017年为762人,2018年也有651人,而昨晚公告披露仅剩下10余名员工。员工数量萎缩背后是公司惨淡的业绩以及高管带头离职。今年10月30日,暴风集团披露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0.936亿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亏损6.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2.28亿元,同比下滑184.50%。除此以外,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0亿元,同比暴跌2077.65%。

从最高的307.56元/股到目前的3.12元/股,公司股价跌掉了98.99%,从“天堂”到“地狱”的距离不过如此。10月31日晚,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和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辞职。公告称,张鹏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张鹏宇不再担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仍担任影音产品负责人的职务。张丽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首席财务官职务,于兆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辞职后,两人均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三人的辞职自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三人离任的职务原定任期届满日为2020年12月13日。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暴风集团还拖欠合作方费用,导致其网站、客户端无法使用。11月27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关于公司主营业务停顿的提示性公告,称因拖欠合作方机房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已终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务。暴风集团坦言,公司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公司目前资金状况紧张,存在持续经营困难的风险等其他风险。

眼下,一个投资者比较关心的话题是,出了这么多麻烦的暴风集团是否会被强制退市?对此,杭州某券商投资顾问称:“目前,暴风集团存在无业务收入来源、法律诉讼等多重风险。一般情况下,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很有可能面临退市的。投资者应该注意后续存在的风险可能性,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实际上,自今年8月31日,暴风集团已连续发布13次发布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可见暴风集团身陷困境难以自拔,2019年年报披露期后,将有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林司楠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