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进出高端商场,衣服一买就十几件……这样的购物狂却让杭州柜姐直摇头

2019-11-09 15:02:46

杭州网 记者 许佳炜 通讯员 夏检

杭州网讯只进高端商场,出手十分阔绰,一买衣服都是七八件甚至十多件同款服装,遇到这样的顾客应该是柜姐的“心头好”。可是,杭州的柜姐看到他们却躲都来不及。这是为何?

近日,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检察院就对这群让柜姐直摇头的“顾客”提起公诉,下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高档商场的购物狂 品牌方却视他们如“瘟神”

2017年以来,在杭州的一些大型购物中心活跃着一群打扮精致、衣着时尚的人士,他们频繁出入高档商场的知名品牌、奢侈品牌专柜,出手阔绰,买起衣服一买就是七八件甚至十多件同款服装。

与一般人买衣服需要试试款式、斟酌价格不同的是,他们只要摸摸面料,就能确定款式,碰到“对眼”的,还会多次追加购买。

这样的购物狂人,理应受到各品牌的热烈欢迎,但实际上,很多商场、专柜对他们“又怕又恨”。

郭洋,1987年生。法庭上的他,一身黑色的休闲装扮,戴黑框眼镜,不疾不徐侃侃而谈。2016年前后,郭洋和老婆赵雨从吉林老家来到上海,赵雨开了家美容院,而一家之主的郭洋,却一直无业。

但郭洋并没有闲着。和郭洋一家一起“南下”的,还有他的朋友张雪、杨健和王燕等人,大部分时间,郭洋和这帮朋友辗转于上海、杭州一些高档商场,并经常在品牌服装专柜流连。

他们有他们要忙碌的“生意”。

现场抓获时查获的衣物

张雪个子不高,北京人,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她有一个“绝技”,凭借眼看、手摸等方式就能将服装面料成分判断得八九不离十。

2018年1月至4月期间,在先后逛完了杭州市中心的几个大型商场后,由张雪买样,王燕等人补货,分别在三家商场的某同一个品牌专柜下单,购买了同一款式的风衣11件,总共付款15000多元。

5月,又在杭州市中心的另两家高档商场某同一品牌专柜,先后买了6件衣服,花掉大约18000元。

这期间,他们还分别在杭州下城区某商场和上海某商场的一品牌服装专柜,先后购买了数款衣服共19件,付款8000多元。

此后,他们疯狂买衣服的节奏还没有停。

在杭州多家商场多个品牌服装,她先后购买衣服,其中有记录可查的就达60多件。而且,每“看中”一款衣服,她都会买很多,少者四五件,多者八九件,最多的一款一口气买了15件。

除了在杭州,他们也疯狂在上海扫货。在上海的多家商场,王燕、赵雨也纷纷出手买衣服,依然是同款、多件地购买,最多一次也买掉了12000多元。

郭洋不太会自己去商场里买衣服,但他会花钱雇人买。

每当看中哪些款式的衣服后,他会花钱找人去商场帮他把衣服买回来,买起来也是一次很多件。这些买衣服的钱,都由郭洋出。

这样疯狂购物,理应是品牌方的财神,然而,他们却成了品牌方避之不及的人。

我不动手,但我就是要恶心你

购物,在普通人是花钱,但在郭洋他们这,却是赚“快钱”的捷径,他们有一套固定的流程。

疯狂买完衣服后,郭洋和杨健会迅速将买来的衣服送到检测机构,对服装面料成分比等指标进行检测。这些经张雪“精心挑选”过的服装一般会检测出成分百分比存在误差等标签标识上的瑕疵。

此时,郭洋就会带上杨健,拿着检测机构出具的书面报告和购买衣服的小票到柜台投诉要求赔偿。

法庭上,郭洋说,他一般都只要求购买服装价格3倍的赔偿,是合乎法律规定的。但足够证据证实,郭洋索要的赔偿款数额均在5倍以上,有的甚至超过10倍。

在杭州某商品一品牌专柜,郭洋花1880元买了两件衬衣,索赔金额却高达40000元。

临走时郭洋还称不打不相识,要和品牌交个朋友,并从该专柜强行拿走两只女包。

对于郭洋超越法律的索偿品牌当然不会轻易买账,此时,郭洋就会实施他们的惯用手段。

长时间滞留品牌专柜,驱赶其他顾客,号称找媒体曝光,闹到品牌无法继续正常经营。

在一次对杭州某高档商场的恶意索偿中,郭洋特意点了一份“臭豆腐”外卖,坐在专柜沙发当场开吃。他们索赔的理念是:我不动手,但我就是要恶心你,让你没法正常开店。

是维权,还是敲诈勒索?庭审披露一细节让同伙傻眼

法庭上,郭洋一直称自己“打假”是“维权”。那么他确实是“维权”吗?

对勒索得款,郭洋说自己并没有多要钱,都是按所付款的3倍索赔,虽然有些款项比自己付款多,但多出来的也是衣服检测费、交通费等开销,没有威胁过商场、专柜营业人员,也没有敲诈勒索。

但在郭洋与同行一次微信聊天记录中,郭洋说到:干到他撤柜,还不是得乖乖给钱。在某品牌区域经理与郭洋沟通投诉的录音显示,郭洋更有明显威胁、恐吓的语言。

那么,郭洋们的行为有促进行业的良性发展吗?某品牌设在不同商场的专柜几次被郭洋一伙人以打假为名敲诈勒索,其后,郭洋对品牌说:这么多次打交道了,不打不相识,你们多赔点钱,我和道上的兄弟说一声,以后你们品牌在华东区的所有柜台我们都不会再来打扰了。

另一个细节,可能连郭洋自己都忽视了。

有一次郭洋他们购买了某奢侈品牌服装,标签显示含棉98%,而实际检测结果是100%。普通人看来含棉量更高是好事,但郭洋他们却以检测结果与商品标识标牌不符提出了索赔。

而以“打假”迷惑他人迷惑自己的郭洋对待同伙又是怎样的呢?

庭审中,买手张雪说到: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每次我自己或者郭洋等人买衣服花了多少钱、每笔得到多少索赔款,郭洋都会让我记账,其中所得赔偿款由于是郭洋出面索赔,钱也都是打给郭洋。

所得的“利润”,由我们几个人分成。但我现在看了证据才知道,郭洋让我记的每笔索赔款金额,都远低于郭洋实际的收款数,他摆了我们一道。”

勒索14家商场34个品牌专柜 获利80余万元

2017年以来,以郭洋为首、以张雪、杨健、王燕、赵雨等人为主要成员的这个恶势力犯罪集团,在杭州、上海等地的14家商场的34个品牌专柜,通过买样、补货、检测、上门勒索等手段敲诈勒索80余万元,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2018年,某知名奢侈品牌因不堪其扰直接全国范围内下架一款新品,造成严重经济损失,给营商环境带来极为恶劣的影响。

2019年年初,杭州市下城区检察院受理审查起诉该案,由于该案人员构成复杂,分工不同,跨省作案,时间跨度大,为了不遗漏一笔犯罪,不弄错一节事实,承办检察官在全面、细致审理了在案证据后,列出了近百页的证据补充提纲和侦查方向指引,最终梳理出该团伙近2年时间34笔犯罪事实,厘清涉案金额、每一起人员分工,为准确定罪量刑打下坚实基础。

经审查认为,郭洋、张雪、杨健、王燕结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他人财物,郭洋、张雪、王健敲诈勒索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王燕、赵宇参与敲诈勒索的数额巨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敲诈勒索罪共同追究刑事责任。其中郭洋多次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应当以寻衅滋事追究刑事责任。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