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休学“炒鞋”欠债千万!被骂上热搜的他 揭开鞋圈内幕……

2019-11-09 08:43:09

北京日报综合央视财经、长安观察

炒鞋,曾经只是一种潮流鞋交易,但现在,很多平台已经完全脱离了收藏的本质,衍生出了“云炒鞋”“鞋期货”等金融概念。

炒鞋成了一些人梦想发财的途径,一些平台偷梁换柱施展金融骗术的一条歪路。

欠款上千万涉嫌诈骗被拘

炒鞋陷入恶性循环

22岁的炒鞋人刘柄酰,在鞋圈里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刘饼干”。最近,他被曝出因为炒鞋欠款1000多万。

刘饼干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球鞋,2017年,还在上大学的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进入鞋圈做起了炒鞋生意,第一年就挣了十万元。2018年,他选择休学,并成立了自己的炒鞋工作室,动辄单笔交易就达到二三十万甚至三四十万。

炒鞋交易,通常都是买家先打款给卖家,卖家再发鞋给买家。但刘饼干却发现,自己在多次收到款项的同时,因为鞋子疯狂涨价,想按事先约定好的价格将鞋发给客户完全不可能。

炒鞋人刘柄酰:

鞋圈里之前很流行一句话,就是你的钱呢?我用来拿货啦,那我拿的货呢?我卖掉了,我卖掉的钱呢?我又拿货了,鞋圈里很多人陷入这样的循环中,最后这个循环就变成了恶性循环。

由于亏空越来越大,刘饼干开始不断借钱拿货,希望自己能够在市场中成为赢家。但是短短几个月,他最终亏空达到了一个天文数字:1076万。

2019年7月,刘饼干因涉嫌诈骗被成都市公安局拘留3个月,目前是取保候审。而从他这里拿鞋炒鞋的人背后也牵扯着更大的利益。

炒鞋人 刘柄酰:

有些人借着高利贷去找我买鞋,也有一些人拿买房的钱、结婚的钱,或者是其它的钱来找我买鞋。

从公安局取保候审后,刘饼干第一时间通过自己的公众号和其他媒体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道歉视频,在说明了一些鞋圈内幕的同时,也决定要尽自己所能将每一位受害人的欠款还上。但是,这些视频不仅遭到了恶意的谩骂,还登上了热搜。

限量版球鞋价格跌去将近90%!

直到一贫如洗,刘饼干才恍然大悟,洗手上岸不再炒鞋。但是,市场上依旧有很多炒鞋者,仍然在做着“炒鞋也能挣大钱”这一“花钱”变“挣钱”的财富美梦。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视频

《Z说球鞋》创办人万千,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收藏球鞋,是一名资深的球鞋玩家,也是一位网络红人。

万千告诉记者,随着炒鞋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更多的资本开始进入鞋圈。

《Z说球鞋》创办人 万千:

有时候非常明显能看到有些鞋的某个鞋码同一时间,一下就被扫没了,很明显不是鞋贩子或者鞋迷的消费行为,是游资在推动这件事,他们只想把鞋当做炒作的物品。

此外,万千认为,炒鞋热的出现,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球鞋厂商的推动。在一次次尝到甜头、获得不菲的收益后,如今在市场上,限量版球鞋的品种同往年相比,已经增加了很多。

面对持续的炒鞋热,万千显得比较冷静。他介绍说,炒鞋背后的风险很大,以一双椰子鞋为例,发售价格为1899元,去年曾被炒到4000元以上的高价。到了去年年底,厂商为了冲业绩,又陆续补了几批货,直接导致二级市场上价格“破发”,跌到1700元左右。比上市的价格还要低,这让很多囤货的人损失惨重。

除了厂商补货带来的巨大风险之外,国内一家鞋交易平台统计截至10月初,一年来全球发售的2211款限量版球鞋价格,以42码为标准,统计的结果是:有1168款球鞋价格在下跌,占比高达到52.8%。其中,跌幅最大的一款2018年11月的发售价格为1399元,目前市场价格只有149元,价格跌去了将近90%。

长安观察:

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发布《警惕“炒鞋”热潮 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简报提到,近期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各相关机构应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此类风险。

平平无奇的鞋子,怎么看都不是一样值得拿来的“炒”的东西。但随着潮鞋文化的兴起,鞋厂、渠道、资本、时尚博主纷纷下场,上游控制货源、制造稀缺;中游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下游明星带货、炮制文化,一双鞋可以获得几倍于售价的利润。

更有渠道商推出APP糅合期货、打新、鉴定、交易所等元素,通过移动支付、有偿分享等方式拉低门槛,甚至利用网贷、期权加大杠杆,扩大“击鼓传花”游戏的范围。广大年轻人很容易被一两个发财案例冲昏头脑,最后随着平台“跑路”成为“接盘侠”。将防范“炒鞋”纳入金融风险提示,绝非小题大做。

阳光底下无新事。在一夜暴富的心态下,任何有一定稀缺性的东西都可以拿来被炒作一番。兰花、普洱、藏獒,在投机者的操作下风靡一时;“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在经销商的炒作下也曾引发热议。

基本的经济规律告诉我们,商品价格的变动总是以其价值为轴心,会有涨跌,不会只涨不跌。可在泡沫中欢腾的人们,每一次都坚信自己炒作的东西与众不同,向前一步便是黄金万两。殊不知投机炒作、泡沫必破,资本的漩涡里鲜有全身而退者。当几个大庄家赚得盆满钵满转身离去,留给个人投资者的只有一地鸡毛。

近几年,诸如炒币、炒鞋、炒盲盒之类的新式投机屡屡出现,入局门槛更低、影响范围更广,社会危害也更重。对于这种游资突击式玩法,监管部门应当及时发出警示,提醒风险。

对于一些存在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问题的违法平台,更应重拳出击、及时“亮剑”。监管要发力,教育也要及时跟上。年轻人阅历不足、“财商”不高,容易被披着互联网创新外衣的黑心贩子所蛊惑。对此,家长与学校都有责任进行教育引导,让孩子习得常识、避免头脑发热。

1636年,荷兰郁金香合同价格的上涨幅度达到骇人听闻的5900%。但次年,郁金香价格暴跌直接引发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金融危机。热衷“炒点什么”,绝不是一代人朝气蓬勃的样子,更不是社会健康发展的路子。这类“击鼓传花”的游戏该停下了。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