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有爱!西湖边有个“小帅哥” 只和这个杭州阿姨一个人亲近!

2019-10-22 07:37:20

都市快报 记者 朱家豪 文/摄

“呦,小帅哥真漂亮,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昨天下午4点,57岁的杭州人包阿姨准时出现在五公园附近。她朝着一棵树挥了挥手,一只全身羽毛黑白,尾翼带点蓝绿的喜鹊,便张开翅膀,扑棱一下飞到她面前的树枝上。

包阿姨笑着摸了摸它的头,喜鹊似乎很通人性,一点不抗拒,乖乖让她摸。包阿姨又捡起一片树叶,在它面前摇了摇,喜鹊迅速从她手上叼走了树叶。“那么,我们来握握手好不好。”包阿姨伸出右手,喜鹊很配合,向包阿姨伸出了左爪……

附近的游人看到后,纷纷围了过来。

“哎呦,这个是你养的?”

“这个鸟好漂亮,很聪明啊。” 一位大伯说。

“不是我养的,它是野生的。”包阿姨说。

大伯想要靠近喜鹊,拍个照,但喜鹊见到了生人,似乎不乐意,一下飞走了……

“它只认我的,其他陌生人靠近,它要逃掉的。我叫他‘小帅哥’,他还会和我跳舞咧……”包阿姨笑着说道。

包阿姨说,她和“小帅哥”是五个月前认识的。

包阿姨住在平海路上,退休以后,每天上、下午都会各去一次西湖边,散散步。五月下旬的一天,早上11点多,包阿姨像往常一样在五公园散步,累了就坐到石凳旁,揉自己的脚根。这时,一只喜鹊突然飞到她身边。

“我想想蛮发魇的,它好像不怕人。但看起来很憔悴,羽毛有些杂乱,没现在那么精神,当时我不敢轻易去摸它,毕竟嘴巴那么长那么尖,到时候被它咬咧。”包阿姨说。

喜鹊看到她,似乎并不害怕,包阿姨这才试探性地朝喜鹊挥挥手,喜鹊没有飞走,而是用两只乌黑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包阿姨。

过了一会,它飞到旁边的草坪里去,叼了一片干树叶,放到包阿姨脱下的红色皮鞋里,随后又叼了一片,又叼了一片……总共叼了四片。

包阿姨看呆了:“哇,我觉得它好像是上天派下来,逗我开心,陪我玩的一个朋友。我跟它说,你对我这么好,那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喜鹊也不走,就朝我看看。”包阿姨说,临近中午,她和喜鹊挥挥手道别,念叨着“那我们做好朋友,下午我要睡觉了,明天再来看你哦。”

第二天还是11点多左右,相同的地点。

“好朋友,你在哪里?”包阿姨在石凳边喊道。没想到,喜鹊真的在,马上飞过来,和她亲近。从此以后,每天早上11多到12点,下午4点到5点半左右,包阿姨都会来这里,和“好朋友”一起玩。

包阿姨说,后来就给他起了个昵称,叫“小帅哥”,渐渐地,她还发现,“小帅哥”是有“女朋友”的,只是女朋友,不太靠近人。

“‘小帅哥’很通人性,有一次上午,我问‘小帅哥’下午来不来,它就跳到树枝上,头点了一下。今年夏天,有一次,我手指了指树上,说小帅哥你看树上知了那么多,要么你给我抓一只来啊。它好像听得懂哎,过了会,真的就叼了一只来。”包阿姨说,自从和“小帅哥”认识后,整个人心态变得积极乐观,每天都乐呵呵的。

9月份杭州来台风那几天,生活环境受到了挑战,“小帅哥”的头顶几乎掉光了毛,看起来病恹恹的。包阿姨很担心它撑不过去,每天下午都来五公园,在树丛边喂饼干,有时候“小帅哥”不在,它的女朋友就会来叼走饼干。连续过了10来天,小帅哥总算是撑了过去。这让包阿姨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此后,一人一鸟显得更亲了,有时候包阿姨在边上跳舞,小帅哥也会张开翅膀扑腾起来……

“我觉得人啊,就是要善良,你看小帅哥,那么喜欢我了。”包阿姨说。但她也提醒大家,别和它靠的太近,对于不熟悉的人,小帅哥还是很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前段时间,一个孩子想过去碰他,被啄了一口呢。

我给浙江省博物馆鸟类学博士陈水华看了我拍的视频,陈博士告诉我,喜鹊属于鸦科鸟类,是鸟类智商里最高的。不少喜鹊喜欢把窝建在民宅旁的大树上,在居民点附近活动。

“我觉得它和包阿姨那么亲近,可能和9月喂过10天食物,再加上包阿姨整个人亲和,友善,让它对她产生了好感。喜鹊的确比较认人,包阿姨所说的和它握手,摸它头,这种现象是可能的。我们有时候看到鸟类会做算数之类的,都是经过长期的喂食训练。通人性也是可能的,但听得懂人话这点,还是不太可能,有时候可能巧合吧。”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