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让我‘割肝’来救我的小心肝!”2岁半幼童肝脏衰竭 妈妈勇敢捐肝!

2019-07-12 16:25:03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 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方序 周昀洁 童小仙 来鑫萍 汤妍

“妈妈,我要妈妈抱……”,2岁半的糖糖(化名)被泪流满面的奶奶抱着,坐在手术接待室(术前准备)的椅子上,稚嫩的脸庞挂满泪痕。

他哭着喊着寻找的妈妈,此时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等待医生割下她的部分肝脏,移植到她心爱的宝宝身上,拯救他濒危的小生命。

7月10日(周三),在浙大二院王伟林教授肝移植团队、麻醉手术部、综合ICU和儿科等多团队的努力下,浙大二院成功为糖糖实施活体肝移植,这是医院首例小儿活体肝移植。

为了拯救自己的“小心肝”,年轻的妈妈勇敢捐出自己的部分肝脏。目前,小宝宝和妈妈都恢复良好。

宝宝先天性胆道闭锁,出生后肝脏功能逐渐衰竭

医生们永远记得2019年7月4日那天,第一次看到这对母子的情景:长长的走廊上,妈妈紧紧抱着瘦弱的糖糖,一家人簇拥着来到医生面前,眼里流露的是焦急、是渴望......

宝宝受苦的每一天,就是妈妈心痛焦灼的每一天。

糖糖出生时因为黄疸居高不下,在1个多月大的时候被确诊为先天性胆道闭锁

先天性胆道闭锁是一种肝内外胆管出现阻塞,肝内产生的胆汁不能排入肠道的先天性疾病,最终会导致肝功能衰竭。

糖糖幼嫩的肝脏正被淤积的胆汁逐步“侵蚀”,并进展为肝硬化,程度也越来越重。他已经吃不下东西,脸色越来越黄,肚子也越来越胀大。

从糖糖出生黄疸开始,家人就四处求医,一次次地往返各大医院,一次次地希望又失望。

多方诊治的结果,包括北京和上海的专家也一致认为,糖糖的病情十分严重,肝功能即将面临衰竭,肝脏移植,是救治糖糖的唯一办法。

是等肝还是割肝?她只考虑怎么对孩子最好

小儿肝移植供体有两种来源,一种是等待符合配型的肝脏捐献,一种是活体肝移植。活体肝移植,多由符合配型的亲属捐出部分肝脏。

在母爱面前,没有纠结和考虑,问题只有一个:怎么做才能对孩子更好?

亲体肝移植存在各项优势,一是如果配型成功,就是非常稳定及时的供源,二是术后的排异反应也会较少,三是对供体来说,肝脏本身有再生能力。

天生的母爱让她马上去做了配型检测,结果符合,可以进行肝移植!

糖糖妈妈说:“知道可以妈妈捐肝,我就去做了配型检测,我觉得肯定是妈妈来啊,我的宝宝曾经和我‘血脉相连’,是我的心肝宝贝,只要他健康长大,我做什么都愿意。

在四处求医的过程中,糖糖妈妈了解到了王伟林教授团队是国内著名的肝移植团队,拥有一批肝移植及活体肝移植的知名专家。出于对团队的信赖,他们来到了浙大二院。

一天的艰辛手术,宝宝接上了妈妈的肝脏

7月10日上午,肝移植团队先进行了妈妈的肝脏获取手术,由于妈妈的肝脏动脉和静脉均存在变异,手术分离难度和风险很大。术前肝移植团队反复研究手术方案,术中克服了种种技术难关,最终成功的从妈妈身上获取了230g的肝脏,并且保证了糖糖妈妈的安全。

就在妈妈隔壁的手术室,糖糖小小的身子躺在大大的手术台上,麻醉手术部的医生护士们就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般,细心地看护着他。小儿术中麻醉难度比成人更大,更何况这么小的宝宝。麻醉手术部主任严敏亲自上阵,密切监护糖糖的术中麻醉情况。

妈妈的手术室里,一小块鲜活的肝脏从她体内被分离出来,这是凝聚了糖糖妈妈伟大母爱的结晶,这是糖糖未来的生命所系,更蕴含着糖糖一家对浙二医护人员深深的信任。

在糖糖妈妈分离肝脏的同时,王伟林教授、严盛教授、史燕军教授等肝移植团队已为糖糖的病肝做好了充分的游离,为接下来的肝脏移植做好了准备。妈妈这边刚完成手术,王伟林教授马上来到了隔壁手术间,为宝宝实施活体肝移植手术。

糖糖的手术要将妈妈肝脏的动脉、静脉、胆管和糖糖原有的血管和胆管进行一一吻合,其中最细的血管就和火柴梗一般粗细,整个手术过程极其精细!最终,糖糖顺利换上了妈妈的肝脏。

母子重逢,宝宝啪嗒啪嗒掉下了眼泪

为了糖糖能更好地术后恢复,浙大二院综合ICU特意准备了温馨可爱的儿童监护病房,并由医护团队24小时严密监护。

糖糖妈妈恢复很快,7月11日中午,术后才过12个小时,她就可以下床了,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宝宝。术后身体尚虚弱,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糖糖妈妈来到综合ICU,“糖糖?糖糖?……”妈妈看着宝宝安静地睡着,轻轻呼唤他的小名。近30个小时未见,宝贝,你是否安好?

7月11日,术后第一天下午,糖糖就已苏醒,并且可以和综合ICU的医护叔叔阿姨们对话了,还吃上了叔叔阿姨们给的棒棒糖。

7月12日上午9点多,术后35小时,糖糖妈妈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看望宝宝。早早醒来的糖糖迫不及待想见到妈妈,“妈妈,妈妈来了!”糖糖从床上坐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终于见到了最爱的妈妈,被妈妈抱在怀里,感受妈妈的温暖。

对一位母亲而言,从给予孩子生命的那一刻开始,就再也没有停止付出。

糖糖妈妈说:“其实我并不觉得这是多么伟大的牺牲,孩子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相信换作哪个妈妈,都会做同样的选择。要说不幸我们确实不幸,宝宝一出生就到处求医治病,但要说幸运我们也很幸运,相比其他身患绝症的宝宝来说,我们在浙二找到了治疗的希望!希望我的糖糖能健康快乐地长大!”

王伟林教授说,“亲体肝移植手术,很多人觉得捐献部分肝组织是极危险的,但其实不是,因为肝脏有再生能力,捐献部分肝组织对人体并没有很大影响。我敬佩这个勇敢的妈妈,也祝福这个有爱的家庭,更希冀这个孩子从此健康成长!”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