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为同学勇敢挡刀的浙江女孩崔译文回家了!跳着扑到爸爸怀里 一个大大的拥抱!

2019-07-12 14:11:53

甬派客户端 记者 张子琪 王索奇 张钱鸿 孔锡成

“回家真好!”

7月11日晚上7点多,崔译文回家了!她和妈妈胡梅筠乘坐的飞机刚刚落地宁波,等在接机口的10人亲友团就“沸腾”了。

“欢迎回家!”刚一下飞机步入候机大厅,甬派记者就上前与崔译文和她的妈妈打招呼。看到家乡亲人,译文乐呵呵一脸笑容,一旁的妈妈却忍不住眼红流泪,一时语塞。

母女俩都捂着嘴,一个强忍着不哭,一个使劲地笑。

在接机口,崔译文的爸爸崔宏伟开始排演着一家人迎接译文的场面,“我要先跟她拥抱,你们别跟我抢哦,然后妹妹给姐姐送花,大家再寒暄。”

在接机口等待的10多分钟,好似比平常更漫长些。一家人来回踱步,译文爸爸崔宏伟和舅舅姨夫们蹲在玻璃门前,朝取行李的地方张望,70多岁的外公外婆也弯腰透过玻璃期盼着,译文的妹妹柠柠和桢桢手捧鲜花站得很端正。

(崔译文家人来接机,欢迎译文回家)

“非常激动,毕竟我两个月没有看到她了,很想她。”崔宏伟说,他从视频里看到女儿恢复得很好,人也胖了,“但我心里很清楚,这是虚胖,因为她缺乏锻炼,在桂林吃得很好,但总觉得她营养跟不上。”

见到女儿第一眼想做什么?崔宏伟说:“想拥抱她。但要看她是不是主动,以前都是她主动跑来抱我的。”说起女儿,身为军人的硬汉爸爸有些腼腆又十分骄傲,搓着手,满脸笑容。

“出来了!出来了!”

听到家人的呼喊,译文爸爸快步向前,透过玻璃寻找女儿的身影。很快,五位长辈或蹲、或弯腰聚在玻璃门前,摆手打招呼。

崔译文看见玻璃门外的爸爸和亲戚,捂着嘴笑得合不拢,一边跟家里人打招呼,捂着嘴巴一个劲直笑,连退几步,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一条线,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再转回来。

“想死你了!”译文爸爸双手按住玻璃门,望着女儿,乐呵呵地说。

这时候的崔译文,笑得天真灿烂,完全看不出4个月前曾因“挡刀”而受伤的疼痛与疲倦。

崔译文和妈妈取完行李后,在外等待的一家人又一字排开重新聚集在接机口。

(崔译文的爸爸和妈妈相聚)

在人群中,崔宏伟最先看到的,是快步走来的译文妈妈胡梅筠。

胡梅筠快步上前,紧接着小跑,一把拥抱住崔宏伟,他抱着她在空中转了个圈。

“好了好了,都回来。”崔宏伟长舒一口气,在胡梅筠耳边说。

胡梅筠又转身,紧紧拥抱住站在旁边的译文的外婆。

(崔译文给爸爸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时,看到爸爸的译文,乐呵呵地左一颠右一跳,跑向前,一个大大的拥抱向父亲扑来。

“抱不过来了。”一时间,一家人拥上来,崔译文又是收花,又是拥抱,始终是笑脸盈盈。

(崔译文拥抱爸爸。王俊/摄)

一旁的胡梅筠在自己妈妈的怀里,终是没有忍住,喜极而泣,哭出声来。这四个月里,对女儿的心疼、独自照顾女儿的艰辛孤单和对宁波家人的牵挂,一瞬间释放出来。

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说着“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崔译文和家人相拥)

“我离开宁波奉化已经四个月了,说实在的,特别想家。”译文的妈妈胡梅筠说。

“我快一年没见着你了。”译文的外婆拉着译文的手不愿松开。

看着外公外婆关切心疼的眼神,外婆还不断抬手擦眼泪,译文握着两位老人的手,坚定地说:“我很好!我真的没事了!”

(崔译文与外公外婆、妹妹们的合照。朱希恩/摄)

“译文从小就很乖,很懂事,平时很独立,不用大人操心,胆子很大,很勇敢。主要也都是家庭氛围的影响。”译文的舅妈汪女士说,就像之前挡刀受伤,疼都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嘴里从来不说,但走几步路,就痛得喘不过气来。

(崔译文与迎接她的宁波栎社国际机场工作人员的合照。朱希恩/摄)

这次暑假回家,译文爸爸说打算给女儿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这次计划在她返校前、8月底的时候去做。在译文受伤后,奉化卫生局、人民医院等单位都已经说了的。”

关于假期的安排,崔译文称非常开心,会先在家里休整一下,此次因为负伤住院,有一门功课没赶上考试,开学后需要缓考,想趁假期好好补习一番。除此之外,她还计划了一趟短途旅游。

“暑假随她吧,只要她高兴就好。” 胡梅筠说,家里一直以来对孩子都没有特别的要求。

“暑假她想做什么,我们都任凭她的兴趣。”崔宏伟说,以前她喜欢在假期里做些公益活动,比如给外来务工子女、小候鸟上课等,去年她两个月的假期就是这么度过的。“今年她也有这个打算,但要看她身体状况,身体允许的话,就看她自己的。”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