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其他应用

关门一个月 店内食品腐烂恶臭扑鼻!谁来管管失控的“鲜生友请”?

2019-06-13 07:42:28

都市快报 见习记者 刘抗

昨天下午夏先生来电:我家楼下有股无名恶臭,从关门的小超市传出,我住7楼都受不了。我跟社区联系,社区打电话给租房的人,无人接听,城管来看后也没办法,又不能破门,怎么办?

夏先生住近江九园7楼,10多天前,夏先生早上在阳台晒衣服,闻到一股恶臭, “是腐烂的气息”。

夏先生起初没怎么在意,到了中午,味道越来越浓,窗户关起来也不管用,小区业主群里也议论纷纷,都说气味是从楼下超市散出来的——楼下临街是一家“鲜生友请”店面,关门一个多月了。

昨天下午,我到近江九园鲜生友请门店,大门关着,里边的货架上还堆了东西。店门口两只黄色垃圾桶,苍蝇嗡嗡叫,恶臭扑鼻。

隔壁是一家足浴店,店长李先生说,“哎呀,可别提了,臭得要死,我们生意都没法做了。

“现在还好,上午民警带着社区、物业的人,叫来二房东开了门,打扫清理过一遍了。”

李先生上午也参与了打扫,他说店门刚打开,一个大伯想进去,还没进门就恶心地捂着嘴巴退了出来,一直作呕,再也不敢靠近。其他人也都不敢进。

李先生从店里拿了一条湿毛巾,从头后边系住,捂住口鼻忍着臭就进去了,“店家跑路了,没人来管,我要做生意,没办法,我不打扫,谁来弄?如果不在我隔壁,别人给多少钱我也不愿打扫”。

“冰柜里有鸡肉、猪肉、鱼虾、榴莲、苹果等,最臭的要数鸡蛋。有多臭?腥、咸的气味上脑钻喉,刺激得头晕恶心,还有更恶心的,冰箱里的肉长了好多蛆,白白胖胖,又粗又长。”

李先生指着垃圾桶,“喏,你自己看。”垃圾桶桶盖盖得不实,还没打开桶盖,苍蝇嗡嗡一阵飞。满满一桶都是袋装的肉。

上午9点多开始清理,到11点多才结束,忙了两个小时,近江九园物业吴主任回到办公室,他身上还带着气味。“主任,你该戴口罩,手套,穿防护服进的。咦,这气味……”同事小徐递上香皂,让他赶紧洗把脸和手去。

吴主任说午饭也没胃口吃,洗漱换了衣服,下午还有个会,临走前他和业委会老王老杜商量联系一家消毒公司过来给店铺清理消毒。

王大伯就是李先生说的第一个要进门的人,他是业委会成员,从上周开始,他就一直在协调解决恶臭的事,他曾在“鲜生友请”店买过蔬菜,和之前的店长认识。王大伯找到物业,物业给店铺挂了一张“商业店铺联系函”。

鲜生友请生活超市店主曾××(钱江路526号):

天气炎热,贵公司暂停营业,店内的垃圾没有清理到位。现造成垃圾发酵,散发出恶臭气味,令人作呕难受,窗门难以打开通风,直接影响着业主居民的身心健康。投诉反映强烈。望您收到信函后,及时安排处理好,还业主居民一个卫生健康安全,清洁舒畅的环境,谢谢配合。

近江九园物业服务管理中心

2019年6月10日

王大伯把函件发给他认识的店长,对方说去年10月份之后就没干了,给他推荐了下一任店长微信。王大伯加上对方好友,函件发过去,没有消息,再发信息,发现自己已被拉黑。王大伯最后直接找到了二房东。

二房东李女士说她也很无奈。她说10多天前,“鲜生友请”隔壁足浴店跳闸了,一天一夜没法经营,李女士是两家门店的房东,足浴店店长找到她。

“房子租出去后,门锁都是租户自己换的,我也没有钥匙。”李女士联系“鲜生友请”签合同的人,对方说钥匙找不到了,说什么也不愿过来处理,让李女士自己想办法,换锁锯锁都行。

没办法,李女士找了开锁师傅,当时就有肉变质,东西虽不值钱,可毕竟是人家的东西,李女士比较为难,清理了一部分,也有两垃圾桶。

“关停的一个月他们水电费都没交,我自己垫付的。”眼看租期就要到了,李女士很发愁,自上次联系之后,李女士再也联系不上“鲜生友请”的门店负责人,“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是鲜生友请下城区区域总监

公司欠我5个月工资差不多6.8万

昨天,《承诺5月底重新开业的“鲜生友请”昨天依旧大门紧闭》刊出后,85100000连续接到很多读者来电。有的说自己办了会员卡还没花完,有的说自己给鲜生友请打工,被拖欠四五个月工资。

一位冉先生来电:我是鲜生友请下城区的区域总监,公司欠我们工资5个月没有发,家里现在非常困难,生活支持不下去了。从1月1日到5月15日,公司就没有发我工资,差不多6万8。公司说财务紧张,1月工资要到2月发,到了2月又推托到3月……

冉先生说,他是2018年1月2日经朋友介绍到“鲜生友请”,当时公司还在起步阶段,他主要做门店督导,负责产品陈列规划这一块。

“不到半年我就做到了下城区区域总监,在公司都是靠业绩说话,我业绩还行,每个月都稳定在公司前两名。

“我每周到公司开一次例会,其他时间多在门店。公司像我一样的区域总监有20来个,一般5家门店设一个总监,我下面有10家店,是最多的。

“我最少的时候一个月也能收入1万5,老板对我也不错。刚开始听说公司资金有点困难,那我也动员员工一起克服困难,哪里知道时间越来越久,以至于四五个月不发工资,好多员工都在杭州打工,上有老下有小,每个月房租都不少。

“我也是新杭州人,自己也有两个孩子,要供他俩读书,5个月不发工资,压力很大。我都在用花呗、借呗,别说员工,我自己内心也开始动摇。

“我算公司里的中高层,手下有50多个店员,一直都在安抚他们的情绪,有员工家里实在紧张,这才向公司申请,可也只是给最困难的员工发了一个月工资。

“现在公司总部都没人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办理离职。我给公司高层领导打电话,电话不接,微信不回……”

展开全文阅读

分享到

杭州网

你关心的,都在这里